坐火车

上个星期为了办护照匆忙回家了几天,我算了算,大概是火车上“呆”了2天,在家呆了2天。坐火车是耗时间的方式,如果有急事或者有能力图个舒服的,大抵会选坐飞机。即使是坐火车,很多人还是乐意选硬卧,而我估摸三月份坐火车的人会少了,买了往返的硬座票。当我到了杭州火车站时,三月份的火车站依然人头攒动。看着拥挤乱窜的人潮,心里有点烦躁。

每次坐火车我都会有个疑问:为什么检票还没有开始但即将开始的时候大家都会挤在检票口那里?他们或是老早就挤在检票口那里等待,或是从侧道、跨过座椅挤到前面。我自己也有个答案:他们要么买的是无座票想占据有利位置度过漫长的旅途,要么是行李多想早点上去将行李放在行李架上。但后来发现那些手拿硬卧票而且行李也没多少的人挤在了里面,觉得很不能理解。他们早点迟点上火车,对他们都没有影响,又不至于赶不上火车。是不是因为看到大家都在拥挤着,心里都不自觉地变得着急烦躁起来?进了检票口还得挤,挤在上火车的车门前。没有多少人愿意去排队,堵在那里的人们自然地形成了以车门为中心的半圆形的“队伍”。想着自己也是这半圆的一点,有点搞笑。

Read More

回家

高考报志愿之前,我就决定了无论怎样我都不会选择广东省内的学校。我到现在也不明白当时为什么我能有这样的决心 …

Read More

一个人的旅游

这次旅游最初想法是想验证他们说的一个定理:二维平面上,从一个点出发,每次向一个随机方向前进一定距离,经过足够长时间最终回到出发点的概率是1。所以我每次都是到了一个目的地以后才决定下一个落脚点。当然,我的做法并不科学,因为我有最终的目的地:家,而且我没有足够长的时间。随机的旅游,遭遇随机的惊喜。

我的第一站是衢州。衢州人真的很好,让我对衢州这个地方留下了很好的印象。首先是在火车上遇到一个在部队了工作的衢州人,在他的帮助下,我以比较低的价格住进了一个很好的宾馆里。其次是在我正为找去孔庙的路而苦恼的时候不经意的一个问路竟然又遇到了一个大好人。这位衢州人是一位只比我小2岁,姓徐,在此文中不妨叫做徐兄。徐兄花了整个早上陪我转了孔庙附近的所有景点,而且详细地为我解说每一处景点的历史。他告诉我衢州以前叫西安,但因为跟陕西那个撞名了,所以后来才把名字改过来。还有衢州三怪的故事之中的两个——独角怪、白布怪,徐兄带我到钟楼与县学池塘分别解说了这两个故事。我很佩服他,能讲这些历史与民间传说的年轻人已经不多了。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