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

高考报志愿之前,我就决定了无论怎样我都不会选择广东省内的学校。我到现在也不明白当时为什么我能有这样的决心。可能是因为我大学以前都基本呆在广东省,准确的说是守在居住与学校的几分地,仅仅在高中两次暑假分别去了合肥与武汉——数学夏令营。也可能是因为有种“离家越远,梦想就能越远”的错觉。最后,我来到了浙江,一个离家1400公里的地方。

大一大二时寝室里加上我五个人,另外四个都是浙江本地人。每到节假日,他们只要愿意都可以回家。而我手指扳扳,还是等寒暑假吧。事实上,我也没有强烈的回家的欲望,没有很思念家。“回家之后我又能干什么事情呢?”我问自己。对我来说,回家的吸引完全在于与朋友们相见,与家无关,而节假日回家的朋友们少之又少。所以到了节假日,我只会打电话给妈妈,跟她说说放假多少天,不回家了,问问家里有什么安排,之如此类的家常。我唯一一次有强烈回家欲望的是大一暑假提早回校之后。感情上的创伤以及寝室只有我一个人都让我深深感到孤独。我那时真的无法一个人支撑下去了。那刻的矛盾,是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想回家,却又害怕家人知道我的伤心。最后,我还是没有回家,而是从两位好朋友那里得到了勇气与力量。大三因为专业的缘故,我到了一个新的寝室,我们都不是浙江本地人,家分散在中国的四个角落,都离浙江很远。于是 …

Read More

一个人的旅游

这次旅游最初想法是想验证他们说的一个定理:二维平面上,从一个点出发,每次向一个随机方向前进一定距离,经过足够长时间最终回到出发点的概率是1。所以我每次都是到了一个目的地以后才决定下一个落脚点。当然,我的做法并不科学,因为我有最终的目的地:家,而且我没有足够长的时间。随机的旅游,遭遇随机的惊喜。

我的第一站是衢州。衢州人真的很好,让我对衢州这个地方留下了很好的印象。首先是在火车上遇到一个在部队了工作的衢州人,在他的帮助下,我以比较低的价格住进了一个很好的宾馆里。其次是在我正为找去孔庙的路而苦恼的时候不经意的一个问路竟然又遇到了一个大好人。这位衢州人是一位只比我小2岁,姓徐,在此文中不妨叫做徐兄。徐兄花了整个早上陪我转了孔庙附近的所有景点,而且详细地为我解说每一处景点的历史。他告诉我衢州以前叫西安,但因为跟陕西那个撞名了,所以后来才把名字改过来。还有衢州三怪的故事之中的两个——独角怪、白布怪,徐兄带我到钟楼与县学池塘分别解说了这两个故事。我很佩服他,能讲这些历史与民间传说的年轻人已经不多了。

Read More